虐待动物入刑?动物福利?;ち⒎ú荒艿ケ唤?/div>

来源:澎湃新闻网  2018-03-13 14:43         

彩票送彩金app www.stocksastra.com   3月12日上午,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王超英在回应有关动物?;さ奈侍馐北硎?,“针对宠物?;さ牧⒎?hellip;…在国家层面的立法,现在为止还处在研究和探讨阶段,还没有形成足够的共识,可能一时半会看不到实质性的进展。”

  王超英说的是“针对宠物?;さ牧⒎?rdquo;,但一定程度上,也可以视为对“虐待动物罪入刑”立法呼吁的回应。今年两会,全国人大代表朱列玉提交一份关于将虐待动物罪写入刑法的议案,认为“严重伤害动物的行为有违公序良俗,危害社会,损害社会公共利益。”“由于刑事法律缺失,这些伤害动物行为也导致公众的愤怒和恐慌,影响治安。”

  在“虐待动物入刑”立法这个问题上,还没有形成共识,并不意外。因为动物福利保障的立法,无论是宠物?;ち⒎?,还是“虐待动物罪入刑”,都不应超前于我国立法的现实阶段,或者说,现阶段国情。

  与其他很多领域不同,“虐待动物入刑”的正当性依据及范本,主要都来自于西方发达社会的既有法规,支持者更多强调与国际接轨。与国际接轨本身当然没有什么错,但一个领域与国际接轨的单兵突进,所传达的信息,就可以做多面解读了。

  纵观动物福利在观念普及和立法等方面的历史,可以很明确,这种观念成为一种社会共识,是人类社会对自身成员,对他们的同类的权利保障达到相当高程度后的一种必然溢出,是社会现代化之后的观念“奢侈品”。如果社会发展没有达到一定的水平,强调“动物福利”,必然带来某种现实扭曲。

  动物福利甚至“权利”扩张,必然是人类自身权利保障普遍实现后的结果,甚至可以说,是一部分对动物福利异常关心的人群权利扩张的结果。当然,没人会否认,在现实和传统乃至法律意义上,被认为既有行为侵害了动物福利的另一部分人,他们的权利必然因之受损受限。所以动物福利的立法,归根到底是人类社会内部权利边界的再调整。

  这种情况下,在权利将受限的人群,甚至在旁观人群看来,主张虐待动物入刑的人们,就有责任证明,这种调整没有超前于我们的社会现实。当然,这种举证的难度,远远高于提交一个动物福利保障的提案。

  会有人说,人的权利与动物的福利,是并行不悖的两个范畴。其实不然。动物福利和人的权利之间,不是一类人与另一类人之间的比较,也不是在一类动物和另一类动物之间的比较。比较,或者说,现实的对照,存在于人和动物之间。一个社会给予动物福利的保障如果在立法上过于超前,则无法回避某种道德风险。这两者是必然被联系起来看待的。

  “虐待动物入刑”提案的提出者,也是很少见的明确强调“虐待动物”或类似事件会“导致公众的愤怒和恐慌,影响治安”的。鉴于在一些呼吁支持类似提案的论坛上,该逻辑现实的例子是“高速路围堵贩狗车辆”这类事件,但这恰恰是从“社会秩序”角度、而非“动物福利”角度着眼的。这也可以证明动物福利?;ち⒎ǖ牡ケ唤?,暂时看来并不能成为多领域权利维护的样板路径。

  除了以上原因,动物福利?;ち⒎ǖ耐平?,还受到我国地域面积辽阔,经济、文化发展相对不均衡等因素的限制。很多支持者对“立法”、“定罪”、“入刑”等不同程度?;さ幕煜?,也使讨论更为复杂。

  在“还没有形成足够的共识,可能一时半会看不到实质性的进展”这个前提下,更具可行性的做法是,暂时回避“入刑”,在全国范围内,将保障动物福利、反对虐待动物以宣示性条款的方式进入法律(可参照“大学生不刻苦学习违法”的段子式争议)。

  而最新通过的《宪法修正案》,依法赋予设区的市的地方立法权,也让通过地方立法,寻求建立以行政管理和约束为主,形成与我国立法现实水平相匹配的动物福利保障体系成为可能。(本文作者宋金波)

频道编辑:陈建伟
  • 环球博览
  • 时尚范
  • 热门赛事
  • 养生汇
  • 两性说

深度深度

更多>